被外地政府罚款1亿元,没收电脑285台!游戏公司不服:你没有异地管辖权;对方反驳:我市有玩家且有批复!

  • 首页
  • 配资知识网
  • 在线股票配资
  • 你的位置:配资知识网_在线股票配资 > 配资知识网 > 被外地政府罚款1亿元,没收电脑285台!游戏公司不服:你没有异地管辖权;对方反驳:我市有玩家且有批复!

    被外地政府罚款1亿元,没收电脑285台!游戏公司不服:你没有异地管辖权;对方反驳:我市有玩家且有批复!

    发布日期:2024-05-13 11:23    点击次数:120

      近日,广西贵港市文化广电体育和旅游局网站(以下简称“贵港市文旅局”)公开了贵文综罚字〔2023〕38-1、38-2、38-3号这三份行政处罚决定书(以下简称“决定书”)。决定书中指出,2023年9月8日,贵港市文旅局接到贵港市公安局港北分局移送非法出版物案件,要求对案件涉案公司运营非法出版物的行为,追究其法律责任。

    CFF20LXzkOxTN2RG50MuYvtGxr0LSEk0pyndgFtG69kok45lPesPbxlEfZeWXqCkgmeLS6vqZQqRe5PPRfqa9g.png

      据悉,三家涉案公司分别为桂林市云梦互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梦互娱”)、南宁市星际云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际云游”)以及贵港市聚玩天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其中,星际云游在被没收违法所得和从事违法出版活动的设备和工具以外,还收到了来自贵港市文旅局开出的1亿多元的罚单。据21世纪经济报道,多位业内人士指出,这可能是目前同类型的行政处罚中,处罚金额最高的一个案例。

      游戏公司被异地管辖罚没1.2亿元

      贵港文旅局:我市有玩家

      以贵港市文旅局公布的星际云游处罚决定书为例,贵港市文旅局查明确认,网络游戏《御龙弑天》著作权人是上海元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出版单位是上海同济大学电子音像出版社有限公司,运营单位是上海乾尊网络科技有限公司。2018年8月8日该游戏著作权方授权上海稀游网络科技公司全权运营(协议期限到期后延长至2022年8月7日),但未向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或国家新闻出版总署重新办理审批。

      在上海稀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未与湖南泡酷互动娱乐有限公司办理合法手续的情况下,湖南泡酷互动娱乐有限公司和云梦互娱于2021年5月22日签订《联合运营合作协议》,使得网络游戏《御龙弑天》运营单位的主体发生了改变。星际云游和云梦互娱于2021年6月4日至2022年6月5日期间擅自将网络游戏《御龙弑天》增加后缀名,形成八款不同名称的网络游戏(《御龙弑天之剑客决》《御龙弑天之轮回》《御龙弑天之破红莲》《御龙弑天之破九霄》《御龙弑天之天仙境》《御龙弑天之仙魔录》《御龙弑天之星辰觉醒》《御龙弑天之修罗令》),并修改了游戏登录界面,在自行搭建的一九***游戏平台和蛋*游戏平台向玩家提供用户系统实名注册、游戏程序下载、游戏充值,并进行宣传推广和参与网络游戏运营收益的分成,从事上述八款网络游戏的出版运营。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关于移动游戏出版服务管理的通知》第六条:“已经批准出版的移动游戏的升级作品及新资料片(指故事情节、任务内容、地图形态、人物性格、角色特征、互动功能等发生明显改变,且以附加名称,即在游戏名称不变的情况下增加副标题,或者在游戏名称前增加修饰词,如《新××》,或者在游戏名称后用数字表明版本的变化,如《××2》等进行推广宣传)视为新作品,按照本通知规定,依其所属类别重新履行相应审批手续。”

      2022年6月14日,应公安机关的申请鉴定,广西壮族自治区新闻出版局鉴定确认当事人运营的八款网络游戏为非法游戏、非法出版物(非法网络出版物)。贵港文旅局最终决定,没收星际云游违法所得20774897.18元,罚款103874486元,并没收电脑主机285台、显示器298台。

      对于星际云游申辩称贵港市文旅局没有管辖权的申辩意见,贵港市文旅局认为“当事人运营的非法网络游戏在贵港有玩家使用,在贵港存在有实施违法经营行为的结果地,由贵港市文化广电体育和旅游局管辖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的管辖规定。南宁、桂林两地与我市无管辖权争议,且本机关已获得自治区文化和旅游厅的管辖批复。”

      法律人士:贸然改名存在法律风险

      也不能放任异地执法、“抢管辖”

      这一处罚数额是如何得出的?贵州文旅局在决定书表明,依据《网络出版服务管理规定》第五十一条,未经批准上网出版的网络游戏,尚不够刑事处罚的,删除全部相关网络出版物,没收违法所得和从事违法出版活动的主要设备、专用工具,违法经营额1万元以上的,并处违法经营额5倍以上10倍以下的罚款。

      据21财经,垦丁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诺诚游戏法负责人朱骏超认为,在游戏版号的异地执法案件不断涌现的当下,游戏公司做好自身的合规经营是至关重要的。“套版号等投机取巧行为是大忌,一旦被发现产品就会被取缔。此外,结合此次案例,拿到版号的产品也不能贸然更名,一旦更名,就需要向版号核发机构申请信息变更,否则存在法律风险。”他表示。

      朱骏超指出,当前,游戏行业是我国互联网行业中运行较为良好的行业,许多游戏公司也具备较强的经济实力。如果放任在游戏研发或者发行地的行政机关之外进行异地执法的话,无疑会产生“抢管辖”、趋利性执法的问题,从而对营商环境造成影响。

      “关于游戏运营违规行为的监管,应当适用属地管辖的原则来进行监管。这无论是从合法性和合理性上都是最优选择,既可以维护市场秩序,打击违法行为,又能够维护营商环境,防止趋利性执法的发生。”他表示。

      也有知情人士透露,对于目前的处罚结果,涉案公司方表示已在准备提起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自贵港市文旅局网站、21世纪经济报道



    TOP